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「音樂摩人-黃婷」的文章,其標題是「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我的港劇武俠歲月」,看到內容極為激動,因為他所描述的武俠歲月及他的心情和我幾乎是一樣的,我彷彿找到了知己,因為當年我瘋迷港劇及哼唱每首港劇歌曲絕對不輸給他,實為興奮。


     我最喜歡這部,已重覆看了至少5次以上,至今懷念不已



以下是他的文章分享:


猶記得總是星期天晚上,眷村的老房子裡,電扇呼呼吹,小房間只容得下一張雙人床以及一台電視,阿嬤在床上織著針線,我黏在她身旁,仰著小臉看電視,電視上唱著剛開演的《楚留香》主題曲,「湖海洗我胸襟,河山飄我影蹤」鄭少秋笑得篤定,搓著鼻子,那是我童年歲月裡,每個週末最熱切的期待。


迷上武俠片,我想,是來自血液裡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吧。就是喜歡看那些江湖人物,演著他們的人生;喜歡那種俠骨柔情,代表了人類情感中堅定的意志與真誠的愛情;雖然那與我的現實生活,毫不相關。


11歲那年,因為中視播的一齣台版《射鵰英雄傳》(郭靖是黃文豪,黃蓉是陳玉蓮),我開始接觸金庸作品,每天放學就到書店站著看小說。此時正好一個熱愛港劇的表阿姨來家裡常住,教當時小學還沒畢業的我學會「租錄影帶」。讀完金庸小說,我就從出租店把一卷又一卷的港劇錄影帶抱回家。多半還是盜版的,沒有精裝的外盒,錄影帶的側條上手寫著影片名稱,一個晚上我可以看好幾卷。


幾乎每一首港劇的歌曲,都是專門為該劇量身訂做,因此從曲式、編曲、到歌詞內容,無不緊緊貼合著劇情內容和氣氛,每一首歌都講了劇裡的故事,聽起來格外傷感或熱血。當時寫這些歌曲最著名的創作人,就是作詞的黃霑,和作曲的顧嘉輝。這對金牌搭檔,創造了無數膾炙人口的好歌。


我最喜歡的港劇歌有好幾首:鄭少秋唱的〈楚留香〉、羅文唱的〈小李飛刀〉、羅文和甄妮合唱的〈鐵血丹心〉、關正傑和關菊英合唱的〈兩忘煙水裡〉、關正傑的〈天蠶變〉等,都到現在還能背歌詞。這些歌還都是粵語歌,小時候毅力堅強,依然硬學下來。有時候一個劇有好幾首主題曲,片頭、插曲、片尾曲等,也都首首經典,如《射鵰英雄傳》的〈世間始終你好〉、《天龍八部》的〈萬水千山縱橫〉等。這些歌紀錄了我的年少歲月,也留住了每一個動人的故事。


     這部天龍八部也是經典之作




     南慕容、北喬峰~當年帥氣的石修和豪氣十足的梁家仁



這樣看下來,我喜歡的武裝港劇,好像都集中在1975-1985這十年間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真是一段單純而沈迷的歲月。上了中學以後,課業繁重,再加上開始注意剛起步的中華職棒,閒暇時間都用來為味全龍隊而瘋狂,守著電視狂看錄影帶的歲月就過去了。但後來還是常常會去買港劇主題曲的卡帶,聽著那些優美的旋律、豪氣的歌詞,都可以讓我抽離現實世界,找到一個釋放的出口。


     我珍藏的港劇,天龍八部還特地從新加坡帶回來的







     鄭少秋、汪明荃和趙雅芝繼楚留香後之再度鐵三角組合



     這部集合所有大牌明星,成為絕響



還有一些港劇歌曲,劇我沒看過,歌倒是爛熟,像是羅文和汪明荃合唱的〈圓月彎刀〉(《蕭十一郎》主題曲),那旋律與歌聲,也太好聽了吧。「明月知道我心痴,彎刀撮合同心圓。」有時候我會亂想,方文山的詞能夠在這個時代風行起來,大約也證明人們還是對這些古色古香的詩詞句子,有所共鳴的。語言的美,在於它能用最簡鍊的字句,傳達出最深刻的感情。而不管現在的青年中文程度有多少退化,但基本從文字中感覺到的、情感的厚度,是一直都會存在的。


夜裡聽著這些港劇歌曲,覺得心情平靜而且豁達。原來好聽、雋永的歌曲,並不一定要華麗的編排,就只是優美的旋律與適切的歌聲,也可以長長久久。而我在這些歌裡,學到了最珍貴的人生態度:「聚散匆匆莫牽掛/未記風波中英雄勇/就讓浮名/輕拋劍外/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。」如此瀟灑而不羈的,人生哲學。



     【相關連結】:一城風絮,滿腹相思都沈默懷念羅文 2002年羅文過世,我在美國唸書,驚愕之下,想起小時候都聽他的港劇歌曲,滿懷感傷的寫下這篇文章)
     【相關連結】: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悼黃霑
     【相關連結】:kksp的碎碎念:歲月與歌楚留香
     【相關連結】:路邊一棵榕樹下:1982年起三台輪播港劇清單及其知名歌曲



     楊門女將,當年也是紅極一時,我這本雜誌恐怕已找不到了


  


     這2本天龍八部大概也一樣找不到了




     石修當年曾風靡整個台灣觀眾



黃婷的部落格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yijia513/article?mid=2802&prev=-1&next=2737&page=1&sc=1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